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 > 澳门蒙特卡罗官网 >

日本国债收益率飙升至临界线,央行出手调控,背后存在哪些隐忧?

2022-03-25 09:57 点击:
html模版日本国债收益率飙升至临界线,央行出手调控,背后存在哪些隐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胡慧茵 报道面对债市抛售不止,日本央行再次出手。

当地时间2月10日,日本央行提出以固定利率无限量购买国债,以打消数周以来交易员对其政策正常化的猜测。根据官方声明,日本央行表示将在2月14日开始以0.25%的利率购买10年期债券。据悉,这是日央行自2018年7月以来首次执行此类操作。

事实上,在日本央行出手前,日本国内正经历了一波国债抛售浪潮。从2021年12月下旬开始,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直保持着攀升的状态。截至2月10日收盘,10年期日债收益率报0.215%,连续多日刷新2016年初以来的最高纪录。

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战略师王昕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日本央行以固定利率购买10年期国债的举动,符合市场预期,“因为近期日本10年期大幅上升,已经逼近日本央行收益率曲线控制的理想波动区域上限 0.25%, 所以类似2018年7月的以固定利率来无限量购政府债券是可考虑的一种操作方式。”

虽然日本央行以固定利率无限购国债,但央行官方丝毫没有加息的意思。另一方面,民间储蓄率也迎来飙涨。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情况是日本民众对未来经济预期不佳所致,即便日本央行放水,也无法拉动市场活力。

公债收益率上升引发哪些担忧?

面对日本国债收益率日益跃升,日本央行的行动颇为积极。当地时间2月10日,日本央行提醒投资者,该行不会放任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升至0.25%以上。也是在当天,日本央行宣布将在2月14日起开始以0.25%的利率购买10年期债券。而此举也似乎打破了官方对国债收益率提升一贯乐观的看法。

此前,日本央行副总裁若田部昌澄曾表示,最近的收益率上升没有问题,因为10年期公债收益率正在围绕着日本央行目标50个基点的隐性区间波动。但实际上,日本央行此前认为,该基准收益率的理想波动区间为正负0.25%之内。三菱日联摩根士丹利证券驻东京高级市场经济学家Naomi Muguruma也表示,虽有外部因素推动,但是很难想象日本国债收益率在日本央行大举购买的情况下还能继续攀升。照此看,日本央行的这次调整显得颇为紧迫。

孙立坚向记者表示,此次日本央行提高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主要是出于两方面的考虑,“首先是对10年期国债价格的纠偏,其次是防范美联储加息导致日本债券市场资金流出,起到提前托市的作用。”

孙立坚认为,在目前全球通胀率飙升至高位的情况下,投资者更偏向于选择拥有稳定收益率的债券。但要注意的是,债券价格的走向与收益率是反向关联的关系。这就意味着,腾博唯一官网,在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创新高的同时,其价格也在不断探底。对此,孙立坚向记者表示,“日本国债价格下跌是受到美国抛售债券的影响,美国有这样的表现是因为通胀率上涨,但日本的情况并不同,所以央行要进行价格的纠偏。”

此外,孙立坚还认为这一举措,是日本政府未雨绸缪,起到防范债券市场资金流出的作用。可以看到,当前日本10年国债的收益率还未到达0.25%的临界点,而日本央行却愿意以0.25%的利率,这一高于市面的价格来购买债券。“一旦美联储加息,全球资金很有可能就会涌向美债市场。对日本来说,这就很容易会导致资金流出,从而造成金融市场的波动。”孙立坚向记者分析,提前一步对债券价格进行稳定,可以起到托市的作用。

然而,日本央行的购债行为也难免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王昕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日本央行无限购买10年期国债,对于其他期限国债的收益率影响过小。此外,此举可以吸引市场的卖盘有限,或会造成日本央行的购买量累积,对财政造成负担。

而孙立坚则认为,具体的影响还得看市场如何判断日本经济的走向。“若市场判断日本的经济基本面是糟糕的话,即便央行债券利率上涨,可能反而会给市场带来通缩的担忧,此时资金可能会外流。反之是日本政府的财政盈余足以稳定波动。”

宽松货币政策还要维持多久?

尽管当前日本央行已经决定提升国债收益率了,但另一面,日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也表示,现阶段讨论上调日本央行利率目标或采取措施使短期收益率曲线趋陡,还为时过早。

不得不说,在全球众多发达经济体纷纷按下加息按钮之际,日本央行始终按兵不动显得颇为“另类”。虽然黑田东彦表示,日本像其他国家一样出现通货膨胀大幅上升的可能性“非常低”,但事实上,日本的CPI也正呈现出攀升的苗头。

据日本总务省数据显示,日本2021年12月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0.5%,与11月持平,连续第四个月上涨,为2020年2月以来的最大涨幅。其中,能源价格12月同比上涨16.4%,是CPI上涨的主要因素。“物价的上涨除了需求端的因素以外,还有供应端,目前全球的原材料由于供应链的瓶颈,而造成下游的成本上升,下游企业把成本上升的因素传导至消费者而造成了物价水平的上涨。”王昕杰向记者分析道。

日本央行的报告将2022财年日本通胀预期由此前的0.9%上调至1.1%。就目前来看,虽然日本的通胀水平与其他发达经济体仍有差距,但这并不代表通胀提升不会产生影响。“日本通胀虽然不高,但日本民众也很难承受,毕竟若工资不提升,这就等同于实际购买力下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全球治理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廖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数据显示,相较欧美主要国家,日本经济恢复速度明显缓慢。2021年12月23日,日本政府发表最新经济预测,再次下调经济预期,将截至2022年3月底的2021财年日本实际GDP增幅由此前预计3.7%大幅下调至2.6%。对此,廖群向记者表示,日本在实施宽松财政政策时,还需要注意如何保持通胀率和经济增长之间取得平衡。

其实,日本政府在疫情期为提升经济活力方面没少下功夫。前有日本政府为18岁以下未成年人发放价值10亿日圆的现金或代用券,后有日本工会要求给雇员涨薪,一律上调月薪2%左右,力争实现合计加薪4%。

可以看出,日本首先岸田文雄正试图兑现竞选时要实现“新型资本主义”的承诺。然而,派钱和涨薪之后的结果却是储蓄率明显飙涨。据日本总务省近日公布的2021年家庭收支调查显示,日本劳动者家庭的平均储蓄率为34.2%,连续两年保持在35%左右的高位,而日本两人以上家庭的消费支出仅实际增长0.7%,比2019年实际减少4.6%,并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在孙立坚看来,这就意味着,即便政府放水,民众对日本的经济预期也并没有变好。“由于民众对未来的经济前景不乐观,他们选择通过储蓄跑赢通胀,而这种储蓄很大可能会用于买债券,”他向记者分析称,这种储蓄的资金往往是“脱实”的,一旦收益率达不到预期,民众很有可能会把钱转移到海外,造成全球金融市场的泡沫。所以他认为,当前的重点是日本政府如何解决经济结构失衡的问题,因为仅仅通过印钞票放水,反而很有可能会加剧这种失衡的问题,陷入经济的恶性循环。

谈到日本的现状,孙立坚认为日本政府需要想办法增强民众的消费意愿。“就目前而言,日本政府除了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外,并没有找到很好的解决方案。只能以时间换空间,现阶段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孙立坚向记者补充说道。

王昕杰也向记者表示,日本的宽松货币政策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是因为日本的经济在本次疫情当中,并没有展现出过热的迹象,“整体的经济增长复苏还在过程当中,虽然物价水平同比有所上升,但是仍没有超过2018年的水平,日本央行还是有空间做宽松的货币政策。”

相关的主题文章: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